寧夏分社 ? 正文
搜 索
首頁 - 時政
共同抓好大保護 協同推進大治理 讓黃河成為造福人民的幸福河
2019-11-15 00:17:56 來源:寧夏日報
<p>  50多歲的青銅峽水電站依舊在勤懇工作,為寧夏經濟社會發展作出新貢獻。</p>

50多歲的青銅峽水電站依舊在勤懇工作,為寧夏經濟社會發展作出新貢獻。

  編者按

  吳忠這座城市,千百年來,因河而興、因河而盛。

  走進青銅峽黃河庫區濕地,巡防隊員像愛護眼睛一樣珍視著這里的一草一木。在青銅峽攔河大壩,記者邂逅了兩代都是水利人的李德天一家人。他們駐守大壩數十年,無怨無悔。在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人李秋梅的工藝品公司展廳內,以黃河元素為題材的各色手工編織和小工藝品,承載著當地農村婦女增收致富的希望。離開黃河岸邊新華橋村15年的老人王金貴,如今回遷新華橋村老宅里,每天重溫著以往與黃河有關的點點滴滴……

  這樣的故事每天發生在黃河邊,繪就一幅幅人與黃河和諧共生、守望相助的生動畫卷。

  “鳥島”再現昔日勝景

  青銅峽黃河庫區濕地,當地人稱“鳥島”,是寧夏境內面積最大的濕地自然保護區,總面積30萬畝,是青銅峽黃河水力發電樞紐運行50多年催生形成的湖泊、林區、灘涂地并存的生態系統。

<p>  黃河流經的吳忠段,這里的人們祖祖輩輩在此繁衍生息,從農耕生產到現代機械化農業,生活幸福,安居樂業。 本版圖片均本報記者 王鼎 錢建忠 攝</p>

  黃河流經的吳忠段,這里的人們祖祖輩輩在此繁衍生息,從農耕生產到現代機械化農業,生活幸福,安居樂業。

<p>  黃河流經的吳忠段,這里的人們祖祖輩輩在此繁衍生息,從農耕生產到現代機械化農業,生活幸福,安居樂業。 本版圖片均本報記者 王鼎 錢建忠 攝</p>

  黃河流經的吳忠段,這里的人們祖祖輩輩在此繁衍生息,從農耕生產到現代機械化農業,生活幸福,安居樂業。

  日前,記者走進青銅峽庫區濕地,曾經的農田、化工廠、養牛場早已不復存在,蒲草和蘆葦隨風搖曳,一群群野鴨戲水覓食,成群的鳥兒自由地飛翔。

  “有了鳥,濕地就有了靈氣。”青銅峽庫區濕地保護建設管理局的馬建明說。

  “17年前,這里幾乎看不到候鳥。”馬建明說,2002年,由于這里多年進行多元主體無序開發,12萬畝濕地被農田侵占,捕鳥、打魚事件時有發生,濕地生態系統遭到嚴重破壞。

  2002年,成立自治區級黃河庫區濕地自然保護區,“鳥島”的命運開始發生歷史性逆轉。

  2004年,成立黃河庫區濕地保護區臨時管委會,行使管理行政職能。

  2007年,成立青銅峽黃河庫區濕地保護建設管理局,當年退耕4.1萬畝。

  2011年,黃河庫區濕地被列入國家濕地公園試點行列。

  2015年,實地核查保護區耕地底數,全部退出保護區,當年退耕1.2萬余畝。

  2018年,自治區政府對黃河庫區濕地保護區正式實施“退耕還濕”治理方案。

  2019年6月,庫區涉及退耕的12萬畝濕地基本收回,全部恢復生態。涉及退耕的213戶原始承包戶,累計兌現退耕補償資金4563.7萬元。

  經過17年勵精圖治,“鳥島”再現昔日勝景。“濕地棲息珍稀鳥類增加到187種,其中國家一級重點保護動物9種。濕地維管束植物287種,其中水生植被占50%以上,完全反映出濕地特有的生態系統特征。”馬建明說,目前已實現自然保護區核心區、緩沖區違法違規建設項目“零存在”,生態系統得到整體修復,大大提高了黃河的泄洪能力,減輕了青銅峽攔河大壩的攔洪壓力。(記者 蒲利宏 杜曉星)

  風吹稻花香兩岸

  唐灘村位于青銅峽市東大門,東與吳忠市利通區隔河相望,西與小壩鎮接壤,南與大壩鎮相連,北與葉盛鎮毗鄰,交通發達,沃野千里。

  坐擁黃河金岸邊,稻花香里說豐年,賀蘭山下果園成,葉葉風帆塞上行。

  近水樓臺先得月,陳袁灘鎮唐灘村靠近黃河占盡了先機。河道溝渠縱橫交織,水塘稻田星羅棋布,“這個窩窩子靠黃河邊,水質好、土質肥,種的大米香,種的菜搶手”,唐灘村村黨支部書記顧建平話語里流露出對母親河的無限感激。

  千百年來一條條古渠盡忠職守,汩汩滋養,緩緩浸潤,最生動地詮釋了“黃河百害,唯富一套”的圖景。

  背靠黃河不僅讓村民吃飽了肚子,還讓大家的錢包也鼓起來。“過去是荒灘,如今是美麗鄉村,唐灘村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今年,村干部為村民蹚路子,帶頭承包大棚種植蔬菜,僅種植大蔥預計每畝就有3000元進賬;將村里的閑置土地改造成魚池,閑置空房打造成民宿,游客前來摘果蔬、釣魚,又是一派“賀蘭山下果園成,塞北江南舊有名”的好光景。

  “這些年都能為村民增收分紅,我們村子人均年收入翻了一番,從過去8000元到如今16000元,都是黃河帶來的好處”,顧建平掰著指頭給記者列舉黃河的好。

  走進唐灘村,家家戶戶都收拾得干凈整齊。垃圾每天被統一運送到轉運站進一步處理,做到日產日清,從源頭上杜絕亂扔亂倒。

  作為唐灘村段的“河長”,管轄的12公里黃河就成了顧建平每天惦記的事。他的電話號碼眾人皆知,一旦發現有人往黃河邊亂倒垃圾,獎勵舉報人200元,被舉報的人不但要接受罰款,還要負責把垃圾清理干凈。“現在大家的生活水平提高了,保護黃河的意識也增強了!”唐灘村還將保護黃河寫進了村規民約里。

  黃河無私奉獻、奔涌向前,唐灘村村民也身體力行地踐行著黃河精神。村里的巾幗志愿服務隊遠近聞名,為孤寡老人打掃衛生、拆洗被褥、聊天談心,定期組織義務勞動,在樹林間除雜草,在黃河邊撿垃圾……

  一壺黃河水,一生黃河情!寧夏人骨子里的重情重義,注定不會辜負腳下這片厚土,不會辜負母親河的恩情。(記者 張蕾)

  最美不過故鄉云

  “空了十幾年的房子,大家伙又回來住了。”看著一些離家多年的村民,從城里陸續回來,吳忠市利通區古城鎮新華橋村黨支部書記、村主任陳琦很高興。

  “畢竟這是自己的家!“離開新華橋村15年,76歲的王金貴依然戀著自己在村里的家。“你看,現在這河邊一天天變美,空氣好,環境好,出去走走心情都舒暢。”

  從小生活在黃河邊,喝著黃河水、吃著黃河魚長大,王金貴至今心中有份鄉愁。

  “記得小時候河面很寬,河里水清魚多,家家戶戶喝的水和莊稼地里澆的水,都是門前流淌的黃河水。”王金貴說。

  “以前,我們這一帶土地可是有名的屯糧田!”王金貴的眼中閃爍著自豪。新華橋村有4000多畝土地,種植的水稻曾畝產高達750多公斤。

  然而,上世紀70年代末,黃河邊上風一刮沙子亂飛,農田鹽堿化不長莊稼,上游企業排污臭味沖天,讓住在黃河岸邊的村民們開始“嫌棄”,一些村民們相繼撂荒土地,開始外出務工,有些村民甚至舉家進城。

  新華橋村2組的余濤18歲就離開了家。到周邊甚至內蒙古謀生計,燒過鍋爐、干過銷售、當過保安,漂泊的生活很艱辛,但余濤不愿回家。

  問及原因,“待在家里沒前途。”余濤說。

  “抱著紅薯放著羊,攆著黃河水中游……”可每到夜深人靜時,一想起兒時放羊時與小伙伴們哼著的歌謠,余濤就感覺心里空蕩蕩。

  “當時總覺得不離開沒出路,就想逃離。在外漂泊久了,才感到家是最溫暖的港灣。”在外輾轉12年,余濤決定回家看看。

  曾經的臭味聞不見了,新砌護的黃河堤壩上鋪設了人行步道,臨村的黃河邊1600余畝濕地波光粼粼,各類鳥兒自由翱翔;村頭巷尾水泥路修通了,家家戶戶用上了水沖式廁所,生態綠化樹栽滿了村里村外;曾被撂荒的土地企業入駐,搞起了現代農業……2016年回到新華橋村,家鄉的變化讓余濤看在眼里暖在心里。

  “村里村外環境好了,農村比城里更適合發展。”到村里農企應聘搞管理,流轉土地養雞、羊、雁,發展林下經濟,余濤下定決心扎根家鄉創業。現在,余濤年收入達20多萬元。

  “以前,每當有人問我家住哪兒,我閉口不提。現在,經常到黃河岸邊拍照發朋友圈,邀請朋友來做客。”住在黃河邊的幸福,讓余濤低調地“炫耀”。

  最美不過故鄉的云,最親不過故鄉的人。不僅是王金貴、余濤等人始終戀著這方土地。余濤8歲的兒子也戀著這方土地,“今天和爸爸去黃河邊散步時,看到濕地里一群野鳥飛起,在夕陽的照耀下,顯得很美很美。生長在美麗的黃河邊,我感到很自豪!”兒子作文中寫下的這句話,讓余濤很驚詫。

  生在黃河邊,長在黃河邊,根還在黃河邊。

  “現在,我們這里寸土寸金,老百姓守著自己家園,攆都攆不走。”站在村頭,望著來來去去忙碌的鄉鄰們臉上個個掛滿笑容,陳琦心里踏實。(記者 馬照剛 張向陽)

  黃河好了 大家都好

  “看最近的《大國重器》了么?有一期關于疏通航道的,我就想到咱這兒的泥沙,是不是可以借鑒借鑒。”如果不說自己是在國家電投集團黃河水電公司寧電分公司的財務部門工作,今年50歲的李亞南說起話來,會讓人以為她是個技術員。

  一聽到與黃河沾邊的事就來勁,這種偏愛是從父親李德天那里傳下來的。1958年李德天大學畢業,先是在北京工作,半年后去青海從事黃河治理勘測工作。同年,青銅峽水電站動工興建。1964年,李德天來到青銅峽水電站,從此扎根黃河邊,一輩子與黃河不再分開,直至去世。

  最近收拾東西,李亞南又翻開了父親當年的筆記。筆記有6本,除了看不懂的計算公式,父親跟人進行技術討論的記錄,是李亞南最愛看的。“技術討論記錄特別多,可見工作中得有多少難題要他們解決。”從9歲起,李亞南跟父親的見面機會更多是因為送飯。雖然家離水電站也就兩公里多的路,父親卻經常回不去。“一年365天,300多天不能在一起。”

  見面少,可父親留給她的東西可不少。除了一屋子的資料和筆記,還有精神。“父輩們真是什么苦都能吃,可沒聽他們抱怨過,那會兒廠里喇叭一響,不分什么班組,大家就都來了。”曾經因為物資緊張,水電站建設面臨暫停的可能。為了老百姓的期盼,水電站的工作人員一致決定,除了正常工作,從糧食到工具,缺啥自己解決,保證水電站的正常運行。“當時十個工人里八個都是一專多能,干好幾個工種。”深受父輩的影響,現在一支筆、一個螺絲,李亞南都要留著,“都有用”。

  雖然李亞南沒有從事技術工作,但她始終記得父親常說,“不管干啥都要把自己工作做好,保證水電站正常運行,發揮好水量調節和灌溉的作用,這可不只是一家吃飽的事兒,關乎的是黃河兩岸的群眾。”

  如今,50多歲的青銅峽水電站依舊在勤懇工作。和李亞南一樣,跟隨父輩腳步,繼續留在黃河邊的“二代”“三代”們有很多。喝著黃河水長大,也面臨著治理黃河的新難題,可說起對黃河的感情,李亞南忙說不復雜,“永遠希望黃河越來越好,黃河好了,大家都好。”(記者 張向陽 馬照剛)

  巧手編織“黃河元素” 

  這幾日,吳忠市青銅峽的李秋梅手機微信一直在響,都是來祝賀她的。11月7日,參加中國婦女手工創業創新大賽的李秋梅,以“青峽繡女手藝‘活’助力鄉村旅游發展”項目捧回了“優秀獎”。

  其實,獲獎這事兒李秋梅早就胸有成竹,最讓她高興的是,這次帶去的黃河石手工掛件吸引了大家的興趣。“現在與黃河元素有關的產品已經占到公司訂單的40%,主打黃河元素,其實最想展示的是背后那些有特色的人。”

  作為青銅峽市編織繩結非遺傳承人,李秋梅是當地很多人佩服的黃河邊的好媳婦兒。從鹽池縣嫁到青銅峽市,李秋梅愛上了吃黃河大米。但沒多久,她和丈夫都下崗了。開飯館、賣服裝,最后她盯準了手工這個活計。撿起從奶奶和姑姑那兒學來的技能,花費1萬多元到北京、上海學習。最后,李秋梅把首飾賣了3600元,擺上地攤,開始手工藝品的發展路。“真不容易”,回想起來,這句話李秋梅說得最多,“最差的時候兩三天都賣不出一件。”

  喜歡就堅持,半年后“商場門口那個擺地攤的女人”開始小有名氣。2007年開上手工藝店,2015年成立公司,注冊“青峽秀女”商標,借助青銅峽市婦聯舉辦手工藝品制作技能培訓班等相關政策支持,李秋梅迅速提高了技能,開始到處講課,手工編織的名氣越來越大。截至目前,李秋梅培訓婦女累計2000多名,帶動1000多名婦女成功就業創業,在吳忠市利通區、同興村和鹽池縣、同心縣等地開辦4個脫貧車間。單就同興村,“平時有五六十個本村婦女做活,冬天能過百。”按件計數,每人月收入1200元。

  學生越來越多,李秋梅越來越感受到黃河邊女人的“厲害”——利索、爽快,跟在黃河邊喊號子那股勁兒似的,不怕難、好強。有的學員下課了不走,恨不得不吃飯也把活做出來。同心村的馬建萍喜歡上編織,就算一開始掙不上錢也風雨無阻去上課。之前在家帶孩子的蔣艷梅,自從在培訓班上被李秋梅發掘,已經成長為公司骨干,她最服的是牛家坊村的楊姐,“40多歲了,坐著輪椅來學來做”。

  從擺地攤到站上講臺,從“自治區三八紅旗手”到第四屆“寧夏巾幗創業之星”,李秋梅并不滿足,她給自己定了個位:墊腳石,為黃河邊的編織工藝走出去、傳承下去而開路。“得多研究市場,做高大上的。”李秋梅說,“把黃河邊上這些人的特色放進去,做出的產品就顯得很大氣。”(記者 張向陽 馬照剛)

<p>  黃河徑流,福澤萬家。</p>

黃河徑流,福澤萬家。圖片均由記者 王鼎 錢建忠 攝

  [短評]

  講好黃河邊的故事 

  三萬年前、一萬年前,秦漢、隋唐……在寧夏水利博覽館,聽講解員講述與黃河有關的故事,就像隨著黃河的波濤在時空緩緩流動,時而平靜、時而洶涌。古往今來,無論是黃河滋潤兩岸農耕興盛、還是人與黃河“斗勇”,無論治理方式如何變化,不變的始終是生活于此的人們生生不息的精神狀態。

  黃河于我們而言,到底是什么?“白日依山盡,黃河入海流”“黃河遠上白云間,一片孤城萬仞山”“黃河落天走東海,萬里寫入胸懷間”……這是黃河,裝著從未間斷的不盡情懷;“一擔一擔挑”“敢教日月換新天”,每一條新開渠都是“與天斗、與地斗”的真實寫照,這是黃河,透著奔騰向前、百折不撓的干勁;見過枯榮漲落,始終“離不了”,不管是在朋友圈里發黃河落日美景低調“炫耀”,還是小孩在作文里描寫黃河濕地見到野雞、野兔的歡喜,這是黃河,傳遞著割舍不斷的依戀;敢說敢干,雷厲風行,脫貧路上不怕難,這是黃河,張揚著自強不息、蓬勃向上的活力。

  黃河——這條波濤洶涌的母親河,以其磅礴雄偉的氣勢、勇往直前的精神,體現出中華民族無堅不摧、無往不勝、堅韌剛強的品格,是一條代代傳承、發展著的文化之河。

  黃河文化是中華文明的重要組成部分,是中華民族的根和魂。文化是由人創造的,而同時人又是它最鮮活的載體。正如黃河邊上這些口口相傳、經久不衰的故事,這些正在發生、還將繼續的故事,都是對黃河最樸素的認知,傳達著最真切的感情,更生動展現著黃河的凝聚力和吸引力,何嘗不是自強不息的精神在每個心靈上的鮮活投射?講好這些故事,講出生生不息,正是激勵我們立足崗位、立足實際傳承黃河精神的要求。(楊柳風)

專題
友情鏈接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我要下载四川快乐12